雨景

现代 · 朱湘

我心爱的雨景也多着呀;

春夜春梦时窗前的淅沥;

急雨点打上蕉叶的声音;

雾一般拂着人脸的雨丝;

从电光中泼下来的雷雨──

但将雨时的天我最爱了。

它虽然是灰色的却透明;

它蕴着一种无声的期待。

并且从云气中,不知哪里,

飘来了一声清脆的鸟啼。

诗的喷泉·十首

现代 · 杨唤

1 黄昏

壁上的米勒的晚钟被我的沉默敲响了,

骑驴到耶路撤冷去的圣者还没有回来。

不要理会那盏灯的狡猾的眼色,

请告诉我:是谁燃起第一根火柴?

2 路

车的轮,马的蹄,闪烁的号角,狞猎的旗,

不疲惫的意志是向前的。

为什么要抱怨那无罪的鞋子呢?

你呀!熄了的火把,涸池里的鱼。

3 期待

每一颗银亮的雨点是一个跳动的字,

那狂燃起来的闪电是一行行动人的标题。

从夜的槛里醒来,把梦的黑猫叱开,

听滚响的雷为我报告晴朗的消息。

4 云

不要再在我蓝天的屋顶上散步[

我的鸽子曾通知过你:我不是画廊派的信徒。

看我怎样用削铅笔的小刀虐待这位铲形皇后,

你就会懂得:这季节应该让果子快快成熟。

5 夏季

白热。白热。先驱者的召唤的声音。

下降。下降。捧血者的爱情的重量。

当凤凰正飞进那熊熊的烈火,

为什么,我还要睡在十字架的绿荫里乘凉。

6 鸟

飞进印度老诗人的诗集,跳上波斯女皇的手掌,

我呢?沉默一如哑者,愚蠢而无翅膀。

阿里斯多芬曾把他的憧憬携入剧场,

法郎士的企鹅的国度却没有我泊岸的港。

7 日记

昨天,昙。关起灵魂的窄门,

夜宴席勒的强盗,尼采的超人。

今天,晴。擦亮照相机的眼睛,

拍摄梵·谷诃的向日葵,罗丹的春。

8 猎

山村里有带枪的猎者,

猫头鹰且不要狂声狞笑。

沙漠里有吸水的少女,

驼铃啊,请不要诉说你的寂宽和忧愁。

9 告白

赞蒂冈的地窑里囚不死我的信仰

赝币制造者才永远怕晒太阳。

审判日浪子收匍匐回家,

如果麦子不死,我们到哪里去收获地粮?

10 泪

催眠曲在摇篮边把过多的朦胧注入脉管,

直到今天醒来,才知道我是被大海给遗弃了的贝壳。

亲过泥土的手捧不出缀以珠饰的雅歌,

这诗的喷泉呀,是源自痛苦的尼罗。

静默是睡熟的莲花

现代 · 刘湛秋

静默是睡熟的莲花

对着夏天的太阳

是深山的一片落叶

跌落到无底的深渊

是永远喧腾的大海下面

蓝色深处游动的人群

是一个忧郁的少女的脸

闪现在关闭了的窗前

是一张发黄了的照片

是星星倔强而又爱恋的眼睛

是在乐队的热烈进行中

一个突然出现的休止符

啊,静默,我有时分外地爱你

你是更强有力的声音

你是无声中的生命

焚寄T·H

现代 · 痖弦

诗人,我不知你是如何

找到他们的

在那些重重叠叠的死者与

死者们之间

你灰石质的脸孔参加了哪一方面的自然?

星与夜

鸟或者人

在叶子

在雨

在远远的捕鲸船上

在一零四病室深陷的被褥间

迟迟收回的晨曦?

老屋后面岗子上每晚有不朽的蟋蟀之歌

春天走过树枝成为

另一种样子

自一切眼波的深处

白山茶盛开

这里以及那里

他们的指尖齐向你致候

他们呼吸着

你剩下的良夜

灯火

以及告别

而这一切都完成了

奇妙的日子,从黑色中开始

妇女们跳过

你植物地下茎的

缓缓的脉搏

看见一方粘土的

低低的天

在陶俑和水瓮子的背后

突然丧失了

一切的美颜

至于诗这傻事就是那样子且你已看见了它的实体;

在我们贫瘠的餐桌上

热切地吮吸一根剔净了的骨头

——那最精巧的字句?

当你的嘴为未知张着

你的诗

在每一种的美赞下

抛开你独自生活着

而你的手

为以后的他们的岁月深深颤栗了

1964年9月为纪念覃子豪先生而写

出了门你就在黑暗中

现代 · 朱文

夜深人静,我试着用低一点的声音说话,

但它们总是高出我的意外,张着黑色的

巨大的翅膀,撞击着我关了一半的窗子,

告诉你,天黑不是好借口,家里可能飞

走的孩子也不是,出了门你就在黑暗中。

不管你回家,还是去更明亮的一个地方,

你都要在黑色的棉花地里行走,你都要

在乌云的故乡行走。田埂,已经在棉花

的海洋中漂走,你只能走在一个正在慢

慢消失的方向上。出了门你就在黑暗中。

怎么这么固执呢?在夜里,避开伦理和

闲言碎语,你来到我这里,在一个没有

希望的地方敲敲打打。拍落外衣上黑暗

的尘埃,和我在草席上作爱,慌乱中你

总胡乱叫着名字。出了门你就在黑暗中。

我们知道自己的罪过,在黑暗中行走不

为月光所能照亮。我们都感觉到上帝的

仁慈的界限,他怜悯不幸的人。所以你

在黑暗中出现了,东张西望,却没有永

久地留在路上。但出了门你就在黑暗中。

谁也不能说服你,除了你还不懂事的孩

子。你要把你的小天使拉扯成人,让他

读书,再和他商量这件已经过去的荒唐

的事情。黑暗在你夜深的双眼里,我试

着说更低的声音,出了门你就在黑暗中。

花朵受难

现代 · 昌耀

大路弯头,退却的大厦退去已愈加迅疾

听到滴答的时钟从那里发出不断的警报。

天空有崩卷的弹簧。很好,时间在暴动。

我们早想着逃离了。但我们不会衰老得更快。

我们横越马路时刮起秋风。

感觉女伴被自己的视觉蛰痛了。

她突然变色,侧转身跳开去,猛跑几步,

俯身从飞驰而过的车轮底下抢救起一枝红花朵。

时间对抗中一枝受难的红花朵。

快抱好我的献与。——女伴说。

她翘起小指尖梳理一下鳞瓣花页这样递给我。

这是我生平接受馈赠的第一枝花朵了。

修篁啊,你知道大丽花是怎样如同惊弓之鸟

坠落在车道的么?似我无处安身。

你知道受难的大丽花是醉了还是醒着?

似我无处安身。

女伴与我偕同大丽花伫立路畔。

没有一辆救护车停下,没有谁听见大丽花呼叫。

但我感觉花朵正变得黑紫……是醉了还是醒

着?

我心里说:如果没醉就该是醒着。

夕阳底下白色大厦回光返照,退去更其遥远。

时间崩溃随地枯萎。修篁,让我们快快走。

1992

依稀

现代 · 张错

我决定以酒和花与你饯行。

可是——

酒,你让我孤独的饮;

花,你却让它恁自飘零。

举目望去,

篱笆外开满了一排凄怆雪白的栀子花,

苍白的脸庞啊!

令人心伤心醉。

如今我每一首新成的诗,

再也没有诵解给你的福份了。

生命势必如此,

无数事前的感动,

如何能抵消无数事后的悔恨?

人生自是如此,

真相永远依稀!

我弯身左手揽枝,

右手出刀顺势割去,

锋利的刀刃,

如月升月降,潮涌潮落,

满手尽是断肠的花。

我把花交你,

你无言以对,

就这般离去,

并且一直没有转过头来,

我看着你流逝的身影,

接受你留交给我所谓冷然的真实。

我彷佛闻到栀子花在夏夜浓洌的香气,

可是我手上缺短沽酒的钱,

我值钱的兵器都典当尽了,

就只賸了我骄傲的诗,

落泊的我,四处流荡,

到处兜售,以求忘忧之资。

以人类的名义生存

现代 · 严力

绽开笑脸的花朵不表现我的土地

我去尝试掀开一个枕头

但是梦也凋零了

我不再乞求春天被我征服

假如又出现一个一见钟情的人

假如她在我满是皱纹的风景区

投下炸弹一样的吻

我只能想起防空洞

我和挺不起腰来的花朵们都害怕战争

但我打心眼里喜欢幽默的故乡

每天都钻出去严肃一阵

我有过的几艘沉船也在海底团结了起来

不表现海面的汹涌波涛就像

我的胃口被风流场所噎住了

饥饿沉到了肠底并且一言不发

如今我翻弄内衣找到了这颗

系不进扣眼的扣子-

我的头不止一次地缝错了地方

但幸亏我的每一次转身

都放开了脚的喉咙向前歌唱

我了解到

年青人下巴上龇出胡须的那股劲

来源于我们

使我们敢于衰老和死亡

而我那系不进家庭窗口的头

也敢于为思恋而长期流浪

生命啊

是没有门牌号码的

到了明年春天

谁也不会去草地上询问

你是不是去年那株名叫某某某的小草

肉体的桥

现代 · 蓝蓝

幻想之后,人啊

你将什么也无法创造

你将看到一个人的思索

宁静和光芒就是影子的生活

在奇迹尚未发生之前

杨树就是杨树

就是秋天光秃秃直立的词语

因为幻想它有肉体的桥

温暖,而且它的歌声的笔

造出柔软的嘴唇

它只是微笑:当它面对

人类的全部的忙碌与喧嚣

北港溪

现代 · 绿蒂

把风景坐成垂暮的黄昏

来重读河上青稚的往事

水凉依旧

不复有清澈见底的鱼虾

如同我

从不追求掌声

也不刻意抹去悲伤的色彩

夹以滚滚的灰浊

果敢地奔向未知的远方